一拍兩散意思 第398章:還挺巧

小說: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:唐穎小 更新時間:2022-12-02 10:28:32 源網站:Siluke

-

陳念將身體伏的更低一點,雙腿夾緊。

終點在半山坡上,那裡是個觀景台,能看到整片的花海。

安妮塔看過路線,選的是一條直線。

對於他們這種業餘選手來說,還是容易的。

兩人的速度不相上下。

安妮塔被燃氣了鬥誌,十分興奮。

陳念眼睛直直的看著前麵,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姿勢上,穩住自己的身體,不被甩出去。

馴馬師緊跟在後麵,主要是陳念讓他十分擔心,他的那匹馬馴化的時間還不長,還帶著幾分野性。

雖說,她有基礎,但速度那麼快,怕她架不住,被甩出去受傷,責任就得落他身上。

他們這裡的馬都經過特殊馴化,提供給客人的,一般都是很溫順的。

他已經通知了其他工作人員,確保不發生意外。

……

徐晏清的馬車跟查爾先生他們遇到,孟鈞擇都騎著馬,他打趣道:“徐三,你是不是怕馬?”

徐晏清:“騎著馬也是讓人拉著,倒不如坐馬車舒服。”

孟鈞擇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園裡的梅花鹿是圈養的,但養在叢林裡,要慢慢逛才能看到它們出來。

這林園被修葺的像童話故事裡的森林一樣,林園被分為兩部分,還有一部分可以進行圍獵。

裴堰在給查爾先生介紹,並詢問是否有興趣想去試試。

查爾先生搖頭,表示不感興趣。

他的態度一直是模棱兩可的,裴堰有些摸不透他的心思。

查爾突然像是想起什麼,說:“我兒子晚上會帶幾個朋友過來,不知道可否方便。”

“方便。”

裴堰專門在這邊的城堡裡安排了晚宴,查爾先生的兒子晚到一天,他私下讓人去查了行程,冇查到。

明顯是故意隱藏了。

這時,兩個工作人員騎著電車過來,速度很快,徐晏清掃了一眼,立刻讓馬車跟著過去。

其他幾個也覺出了問題,立刻加快的速度跟了過去。

孟鈞擇便從馬上下來,換乘了車子。

給徐晏清駕馬車的工作人員瞭解到了情況,“陳小姐搶了馴馬師的馬,跟安妮塔小姐他們比賽。那匹馬有點野,怕陳小姐不好控製。”

徐晏清眉頭微的皺了一下,眼底閃過一片暗色,“知道為什麼比賽嗎?”

“不是很清楚,隻說了三個女孩就比賽。”

“再快一點。”徐晏清的聲音沉了幾分。

工作人員走了小路,超了近道。

走到一半,正好就看到了陳念她們三個。

陳念還是暫時領先的位置,一直緊追著在她旁邊的是安妮塔,後麵則是孟安筠,咬的很緊。

三個人衣著都一樣,遠遠一看,隻有安妮塔比較顯眼。

陳念和孟安筠兩個人無法精準分辨。

不過馬匹有記號。

工作人員說:“陳小姐現在在第一位。”

徐晏清問:“能不能追上?”

“恐怕有點困難。”

“困難也必須追上。”

徐晏清的聲音清冷,聽不出來喜怒,可工作人員莫名的後脊發涼,趕忙道:“我,我儘量。”

工作人員一甩鞭子,馬車的速度迅速提了上去,但怎麼也趕不上那三個人。

不被她們甩開距離就不錯了。

工作人員說:“您放心,我們這邊的馬倌都是很專業的,一定不會讓陳小姐受傷。”

徐晏清冇應聲。

……

陳念她們已經上了斜坡,安妮塔的馬有點疲軟,但陳唸的馬顯然很亢奮,有越跑越快的架勢。

她很明顯的逐漸超上去。

眼看著快要到目的地,陳念得想辦法讓馬停下來。

終點的位置,葉星茴已經在那兒等著了。

她眯眸看了一眼情況,除了工作人員,她還看到了徐晏清的馬車。

其中一個馴馬師朝著陳念跑過去,想去控製住陳唸的馬。

可剛靠近,孟安筠的馬突然叫了一聲,而後發了瘋一樣的往前跑。

眾人皆是一驚。

徐晏清立刻吼道:“先給我救陳念!”

馴馬師朝著孟安筠,可馬似乎是受了驚訝,跑的極快,她衝過來的時候,陳念已經到了終點,並且馴馬師已經牽製住了陳唸的馬,慢慢的慢下來。

但三個人的距離本就比較近,一匹馬受驚一叫,另外兩匹馬也跟著受了驚。

幸好安妮塔反應比較快,一下就掌控住了馬,停了下來。

但由於陳唸的馬被孟安筠的馬撞到,陳唸的馬不知怎麼回事,便又加快了速度追著孟安筠的馬跑過去。

兩匹馬的速度比剛纔還要快。

幾個工作人員迅速跟上去。

陳念拽住韁繩的手,都有些麻木了,完全憑著本能。

但由於孟安筠的馬情況比較糟糕,兩三個馴馬師全去解救她了。

他們的馬衝去了圍獵區。

陳念費勁的往周圍看了一眼,前麵有一處草坪,她有摔馬的經曆,這一次反倒能夠冷靜下來,想著以前老師說的話。

就在她準備要跳馬的時候。

突然有人騎著一匹黑馬上來,速度與之齊平。

電光火石之間,陳念都冇看清楚,隻看到他踩到馬背上,然後一下子跳了過來。

很快,馬就被控製住。

“還挺巧。”男人的聲音在頭頂響起。

陳念穩住心神,回過頭,竟然是尉邢。

不等她說什麼,尉邢已經下了馬,回到自己的馬上,並對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,大抵是讓她不要說出去他的出現。

身後傳來馬蹄聲,尉邢騎著馬離開了。

來的是之前跟著陳唸的馴馬師,還有徐晏清。

徐晏清坐的車子先到。

陳念這會安安穩穩的坐在馬上,徐晏清立刻下車,將她從馬上弄下來。

這時,孟安筠被救下,坐著馴馬師的馬過來。

她麵色蒼白,一眼看過去,就看到陳念主動抱住徐晏清的脖子,踮起腳親了他一下。

陳念是看到徐晏清眼底的慍怒,一看就是要教訓人的狀態,她就先下嘴為強,她仰著臉,小臉兒有點紅,說:“彆教訓我。”

徐晏清見她還笑的出來,直接捧住她的臉頰,在她唇上咬了一口,“再下次,你什麼都彆想玩。”

很快其他人都到了這裡。

安妮塔坐在車上,看到兩人親昵的樣子,撇撇嘴。

不過願賭服輸。

裴堰過來詢問情況,“怎麼樣?有冇有受傷?”

陳念搖搖頭。

孟安筠從馬上下來,走到陳念跟前,孟安筠的臉色慘白,虛弱的說:“抱歉,連累到你了。”

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係的生滅,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。仰望星空,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,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?家國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。星空一瞬,人間千年。蟲鳴一世不過秋,你我一樣在爭渡。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?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,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,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