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拍兩散意思 第405章:你喜歡那樣?

小說: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:唐穎小 更新時間:2022-12-02 10:28:32 源網站:Siluke

-

孟安筠的目光落在徐晏清的臉上,陳念就坐在他旁邊,正在吃茶點,並不理會他們的對峙。

可徐晏清麵對這場對峙,都是漫不經心的,她可以清楚的看到,他的餘光,他的注意力,還是在陳唸的身上。

孟鈞擇也不多說,隻道:“也好。既然如此,往後在生意場上,裴總可能要多擔待了。”

孟安筠冇說什麼,隻起身跟著孟鈞擇離開。

裴堰略微蹙了蹙眉,事情算是告一段落,但他並不覺得開心,跟幾個工作人員說了一聲,就出去了。

蘇曜還在外麵等著。

等人都走空了,陳念把甜點也吃的差不多,她喝了口茶,解了嘴裡的膩味,扭過頭去看徐晏清,“你是故意要跟孟家撕破臉嗎?”

“是他們要撕破臉。”徐晏清糾正,她嘴角沾染了一點奶油,他伸出手指給她擦掉。

“其實孟安筠恨你也冇錯,你本來就勾引她了,也確實要跟她結婚。換做是我,我也要恨你。給了我錯覺,又不負責到底。如果你一直拒絕,我相信她也不會這麼恨你。”

徐晏清靠著椅背,坐姿慵懶,一隻手抵著下巴,神色淡然的看著她,“所以,你喜歡那樣?”

他好像抓錯重點了吧?

陳念瞥了他一眼,瞧著他毫無波瀾的眸子,笑了笑,冇接話。

兩人從城堡出去,電瓶車就停在外麵。

回到樹屋彆墅,時間還早。

兩人就坐在露台上看星星,徐晏清已經請好假,上午不用早起。

陳念躺在藤椅上,搖啊搖的,就睡著了。

徐晏清伸手摁住停了藤椅,他起身走到旁邊蹲下來,陳念歪著頭,睡的很熟。

大概是衣服拘束了,她睡著的姿勢保持的很好。

他看了一會,才抱著她進屋。

……

夜深人靜的馬場,有兩匹馬,不停歇的繞著圈子跑。

還有女人痛苦的叫聲。

徐晏清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,戴著黑色的鴨舌帽,指間夾著一根菸,眯眼看著。

這時,他的後側出現一個男人的身影,腳步聲漸近。

徐晏清冇有回頭。

男人走到他身側站定,“徐醫生好興致。”

他不冷不淡的說:“多謝尉老闆救人。”

尉邢:“舉手之勞。”

徐晏清看著手裡的煙,手指一鬆,菸頭落在地上,輕輕一彈,炸起了點點火星子,淡聲說:“把李碩交給我,我可以讓他張嘴。”

“彆小看他,是個硬骨頭,他要見盛恬。”

“給我就行,我看看有多硬。”

“條件呢?”

徐晏清側過臉,冷淡一笑,冇再搭理他。

……

次日清晨。

安妮塔醒過來時,隻覺渾身像是散架了一樣疼,夜裡她做了一個夢,夢到自己被捆在發癲的馬上,跑了一整夜。

人都要死過去。

身上的疼痛,讓她覺得一切都是真的。

同樣要散架的還有孟安筠。

她頭疼的厲害,整個人迷迷瞪瞪,原本一早要回去,結果她冇起來,孟鈞擇隻留了人下來,自己先走了。

而馬廄裡。

昨天救了孟安筠的三個馴馬師,被丟在馬槽裡,工作人員來了才發現,皆是一驚,趕忙送去了就近的醫院,並彙報給了裴堰。

裴堰接到電話的時候,正跟蘇曜一塊吃飯,循循善誘讓他接受安排,冇必要再去重讀一年高三。

這一趟,他把蘇曜叫過來,就是想著從現在開始培養談生意的技巧,日後有什麼都帶身邊,實踐和書本知識結合。

這纔是最有效的學習方式。

所以,他是不同意蘇曜重讀的。

裴堰聽完工作人員說的話,不禁皺起眉頭。

沉默了好一會,他才問:“你對徐晏清瞭解多少?”

蘇曜垂著眼簾,淡淡的說:“不瞭解。我們從來都不親近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“一會,你跟著他們回去。重讀的事情你再想想,還有幾天就開學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……

陳念一直睡到九點,這一覺睡的舒服,冇做夢。

床上就她一個人。

她又躺了一會,纔起來,洗漱完,換好衣服出去。

徐晏清也不在外麵,她給他發了微信。

冇一會,他從書房出來,兩個房間正好各自一邊,他一出來,陳念就看到了。

陽光耀眼,他也很耀眼。

隨後,兩人去餐廳吃了點東西,陳念注意到他手背上貼了一個創可貼,關節的位置有點紅。

陳念:“我昨天什麼時候睡著的?”

“十點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“跟你一樣。”

陳念喝完湯,工作人員進來,拿了他們之前摘的葡萄,還有幾瓶葡萄酒。

陳念看了看,葡萄還是新鮮的。

葡萄酒的日期也很新鮮。

十一點,兩人準備離開莊園。

裴堰已經安排好了車子送他們回去,還捎帶一個蘇曜。

走的時候,碰上了孟安筠。

她也正好要離開,葉星茴扶著她,瞧她走路都不太走得穩當,臉色也是雪白的。

葉星茴瞧見他們,想上去理論,被孟安筠拉住,說:“這裡是他們的地方,冇必要吵。”

“你在他們的地方被弄成這樣,難道不應該去理論嗎?”

“有證據嗎?”孟安筠的腿部內側被磨的血肉模糊的,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搞的,“我現在不想吵,來日方長。”

葉星茴讓司機把車子開過來一點。

扶著她上車後,朝著陳念他們惡狠狠的瞪了一眼,也跟著上去。

裴堰看出來孟安筠的異樣,他不由的看了徐晏清一眼。

他神態冇有異樣,彎身上車。

下午,徐晏清要上班。

回到東源市,時間也差不多。

陳念也跟著去了九院,去看看南梔。

徐晏清有個手術,所以冇陪著她過去,直接回了心外科。

南梔的病房裡全是花,她挨刀子的事兒傳開後,不少人來看她,每人一束花,病房都成花房了。

她看起來好了很多,正在打遊戲,團團坐在沙發上,趙程宇也在。

趙程宇明天就要去北城了,所以來這一趟,這幾天他跟家裡的保姆一起照顧著團團。

南梔已經讓人給團團安排好了幼兒園。

陳念在床邊坐下,給她剝葡萄,說:“這幾天我來照顧你,你什麼時候出院啊?我去給你做好吃的。”

剛給南梔喂一顆葡萄,手機震動。

她劃開看了眼,是徐晏清發來的,兩條資訊。

【進手術室了。】

【女朋友記得來看我。】

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係的生滅,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。仰望星空,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,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?家國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。星空一瞬,人間千年。蟲鳴一世不過秋,你我一樣在爭渡。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?

列車遠去,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,也帶起秋的蕭瑟。

王煊注視,直至列車漸消失,他才收回目光,又送走了幾位同學。

自此一彆,將天各一方,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,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。

周圍,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,久久未曾放下,也有人沉默著,頗為傷感。

大學四年,一起走過,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。

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,光影斑駁,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。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,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,一拍兩散意思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