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入我夢 第9章 快摸吧

小說:悠悠入我夢 作者:夏落不寧 更新時間:2022-09-23 10:08:04 源網站:Siluke

-

半個小時後,艾朗輕輕地推了推林悠悠。

“悠悠,彆睡了,快起來,快點。”

林悠悠半夢半醒,呢喃道,“嗯……幾點了?”

“快四點了。”

她睡眼惺忪,滿臉的不樂意,胳膊撐著書桌努力把自己支棱起來。

哪知道用力過猛,轉椅往後一退,她的頭咚的一聲磕到了書桌的邊緣。

還好艾朗眼疾手快一手拉住凳子,一手拉住林悠悠胳膊,否則她整個人都要栽倒下去。

這下,睡意全無,隻有痛。

艾朗立刻捧起林悠悠的臉,關切地檢視。

林悠悠眼裡包著淚水,怪嗔道:“艾朗,都怪你,都是你一直催我,好痛呀,嗚嗚嗚……”

林悠悠這個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兒,從小就愛跟傢俱打架,磕磕碰碰。

“對不起,是我不好,我不該催你。”

艾朗心疼得隻管道歉。

還好,撞得響,叫嚷得厲害,但實際並不嚴重。

艾朗揚起下巴,輕輕吹林悠悠額頭。

林悠悠的視線剛好落在艾朗的喉結上。

好奇害死貓,手欠害死林悠悠。

她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艾朗的喉結。

艾朗一顫,縮了一下脖子,低眸和林悠悠對視。

林悠悠一臉呆萌,摸了摸自己的脖子。

“我為什麼冇有?”

艾朗真是要被林悠悠打敗了,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。

“因為你是女生呀。”

“就是說,女生為什麼冇有喉結呢?”

“傻瓜,你也有喉結,隻是不突出。對女孩子來說,雖然身體也會代謝一些雄激素,但是排泄量卻非常少,你們體內主要是雌激素代謝。

很少有雄激素能夠促進甲狀軟骨的生長,因此也不可能有像男孩子那樣大的喉節。”

林悠悠腦子裡想著甲狀什麼骨,麵上卻一臉我懂了我全懂,她點點頭,“哦,這樣呀。”

然後她居然麵不改色心不跳,一臉正經地問艾朗,“我可以再摸一下嗎?”

艾朗耳尖發燙,剛剛那一下已經非常犯規了,還來?!

他直截了當地拒絕:“不行。”

“嘁,小氣得很,有個喉結有什麼了不起,又不是你一個人有。”

這話是什麼意思?難道林悠悠還打算去摸彆人的喉結?

艾朗被不安感所支配,立馬仰頭,“摸吧。”

林悠悠白他一眼,“我纔不摸,我纔不稀罕呢。”

“摸吧,摸吧,快點摸。”

艾朗催促林悠悠,覺得自己這話說得有點變態,但他可不想林悠悠去摸彆人喉結。

林悠悠假裝盛情難卻,又伸手摸了一下,然後得逞地笑了,樂開了花。

艾朗喉結滾動,整個人都在發燙,看到林悠悠笑靨如花的樣子,心裡泛出一陣陣暖意。

他一臉嚴肅地叮囑林悠悠。

“悠悠,喉結是男生的性象征,就像女生的......”

艾朗的眼光落在林悠悠胸前,頓了一下,冇有說出口。

“你不可以去摸彆人喉結,你明白嗎?”

林悠悠聽了艾朗的話若有所思,用手支著頭看著艾朗空蕩蕩的脖子。

“那你應該搞個圍巾什麼的,守一守男德呀。”

林悠悠真是腦洞大開,乾啥啥不行,胡扯第一名。

“我隻給你一個人摸了,怎麼就冇守男德?”

“對對對,你可守男德了,你是男德科代表,有一抽屜情書那種。”

林悠悠的意思是艾朗男德高尚,高到桃花朵朵開,一抽屜情書都不為所動,高到讓人覺得不正常。

艾朗以為林悠悠是在諷刺他,覺得他收那麼多情書一定是個很花心的人,便急急為自己辯解。

“你昨天不是看到了嗎,我已經都扔了呀,現在抽屜是空的。”

他停頓了一下,聲音放得更低了些,“我想要的隻有一封。”

艾朗現在隻想要林悠悠給的那一封,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等到。

林悠悠故意取笑艾朗。

“你是想要一封又一封吧?”

“……”

艾朗又不能明說自己想要的是林悠悠寫的那一封,隻好低頭做題。

林悠悠看艾朗不理她,又逗他說:“要不我給你寫一封?給你打個底,免得你心裡空落落的就跟這抽屜一樣。”

艾朗的心絃被林悠悠輕易撩動,眼裡閃過一絲光亮,但隻一瞬,又暗淡了下去。

他知道林悠悠隻是走嘴冇有走心,他隻是哥哥,情竇未開的林悠悠根本不會以看一個男生的角度去看他。

他第一次,有點討厭給她當哥哥。

“不要。”語氣平淡,遮掩著內心的失落。

“艾朗,你是不是看不起我?不是我吹,我寫小作文的水平還是不錯的。好歹我也是拿過獎的人。”

艾朗抬眼看著林悠悠,他可太看得起她了,也隻看起了她,他烏黑的瞳仁裡隻有林悠悠一人的影子,已經完完全全把她看進心裡了。

他收回目光,不易察覺地歎了口氣。

“彆鬨了,做題吧,調皮鬼。”

林悠悠撅起小嘴。

“知道了,知道了,催命鬼。”

艾朗一個人在家學習的時候,很安靜,他喜歡安靜,這樣可以保持很高的專注度,效率也會比較高。

可林悠悠在這兒,平均每十分鐘就是要嘰嘰歪歪兩句,不會的題要抱怨“這也太難了吧,出這個題會把所有人都考焦的”,會的題也要兩眼放光地像邀功一樣喊“這個,這個我會”。

每半個小時還要上廁所、喝水、吃東西.....

冇有片刻安寧。

這麼鬨騰,如果不是她是林悠悠,艾朗早就想把她趕出去了。

可因為她是林悠悠,所以艾朗覺得,有她在,整個房間才充滿了生氣。

什麼時候習慣於林悠悠的鬨騰的呢?

小的時候,睡在一個房間,艾朗和林悠悠的兩張小床靠在相鄰的兩麵牆邊,頭對頭挨著,艾朗躺著一扭頭就能看見林悠悠的頭頂。

張月芝每次說完晚安,看兩人閉上眼睛關燈走後,不出兩分鐘,林悠悠就會在黑暗中瞪著大眼睛低聲問:“艾朗,你睡著了嗎?”

如果艾朗不理她,她就以每兩分鐘一次的頻率問“艾朗,你真的睡著了嗎?”

怎麼睡,你想睡也不可能睡得著。

艾朗隻要回答“冇有,怎麼了?”

林悠悠就會立馬跳起來爬到艾朗床上去擠著他,要他和自己一起唱歌、背詩、講故事……

隻有林悠悠睡了,艾朗纔有得睡。

有時候早上起來發現,林悠悠睡在艾朗的床上,艾朗睡在林悠悠的床上。

艾朗半夜被林悠悠擠到床下,隻好爬到林悠悠的床上睡。

張月芝以為兩個孩子喜歡對方那個床的位置,給他們對調了一下,結果早上起來還是林悠悠在艾朗床上,艾朗在林悠悠床上。

那個時候還冇上小學,艾朗當然不覺得林悠悠香,隻覺得她可真是黏人又鬨騰。

現在覺得林悠悠真香了,但是要她再黏著自己可比登天還難了。

艾朗偷瞟撅著嘴在做題的林悠悠,他很願意給她唱歌、背詩、講故事,願意哄她入睡,願意一直一直這樣做。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悠悠入我夢,悠悠入我夢最新章節,悠悠入我夢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